但愿你过得不好。
锱铢必较,有仇必报。

朱戬没遇到查杰之前不会喝酒也不醉,遇到查杰之后不喝酒也会醉。
就比如现在。
明明刚才酒席上没碰两口,这时候他看着一旁缩着脖子玩手机的查杰,西装袖口露出一节骨骼分明的手腕儿,白的晃眼。

酒还没喝,他先醉了。

推着搡着好容易回了酒店,门锁上,房卡没插,朱戬就搂抱着人往床边走去。查杰蹬他小腿,刚才路上怕人注意到不敢开口,这会子进了房门才终于喘口气说话,你发什么疯呢?
朱戬专心致志蹭他脖子,碎发刺刺挠挠的戳他耳蜗,声音埋在越来越热的体温里听不真切,难受,查杰,我难受。

哪儿难受了?
心里……心里难受。
朱戬还是蹭,查杰身上的香味好闻的让人头晕

朱戬心疼他,每次吃饭想着法儿的找些好的见不到的东西来吃。寻思着能把人喂胖了些。
可祖宗不赏脸,他两认识了三年有余,查杰愣是一斤肉没长上去,倒是朱戬,脸尖了圆圆了尖,来来回回不消停。
这刻,朱戬在黑暗里将他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摸了个遍儿,还是觉得瘦的硌手,他委屈,嘴唇凑到人耳朵边上去,语调哼哼唧唧,查杰你不好。

查杰也不好过,被人鱼肉似得撂在了砧板上仔仔细细的摸个遍儿,羞耻感憋的他耳根子都红了,为了这二狗似得傻子才一声不吭,临了了,这家伙委委屈屈的竟然说自己不好?
丫的,查杰心脏一炸,脚下又失了劲儿,差点把人踹下去:说我不好就滚蛋!



一年多前,刚看刺客写的短打。

一年多前多好呀,大家都还很年轻。

评论
热度 ( 15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